MEYD-081 水原さな作品2015年10月10日

MEYD-081 水原さな作品2015年10月10日

麦芽生用原善舒肝,况其性能补益胃中酸效果将药煎服一剂,胃中豁然顿开,能进饮食,又连服两剂,喘与怔忡皆愈。且日饮牛乳两次作点心,亦能助热,内热上潮,遂觉咽喉不利,至仲秋感受风温,陡觉咽喉作疼。

此证因被盗怒动肝气,肝火上冲,并激动冲气挟胃气亦上冲,而外感之热又复炽盛于胃中以相助为虐,是以烦热汗出不受饮食而吐药吐水也。当即原方略为加减,再加滋阴生血之品。

遂入视之,气息若无,大声呼之亦不知应,脉象诊断此证若系陈病状况,至此定难挽回,惟因霍乱吐泻已极,又复流产,则气血暴脱,故仍可用药挽救。 再诊其脉已和平四至矣。

 证候心中发热而渴,恶心怔忡,饮水须臾即吐,腹中时疼时止,疼剧时则下泻,泻时异常觉热,偶有小便,热亦如斯,有时两腿筋转,然不甚剧,其脉象无力,却无闭塞之象。此当用白虎汤以清阳明之热,而以调气舒肝之药佐之。

西医治以引溺管小便通出,有顷小便复存蓄若干,西医又纳以橡皮引溺管,使久在其中有尿即通出。三年之后大如复盂,按之甚硬。

病因未病之前,心中常觉发热,继因饭后有汗,未暇休息,陡有急事冒风出门,致得温病。伤寒书中用白虎汤之定例,汗吐下后加人参,以其虚也;渴者加人参,以其津液不上潮也,至产后则虚之尤虚,且又作渴,其宜加人参明矣。

Leave a Reply